原创幽默短视频12-17 00:06

第1章 断掉的黄瓜

“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水了,差点儿尿裤子……”傍晚,牛根刚从诊所回到家,就捂着裤.裆往厕所里跑,一边跑,一边扯自己的腰带。

可是谁曾想,厕所里面居然有人。

农村的厕所比较简陋,都是挨着墙根儿圈出一片空地,根本没有门,所以牛根只顾着脱裤子,等他冲进厕所,腰带已经解开了,把裤子往下面一扒,正准备开闸放水,这才注意到对面蹲着一个大活人。

“啊!”

不等牛根回过神,便是一道刺耳的尖叫声响起。

牛根的眼睛一瞪,心底咯噔一响,被吓了一大跳,顿时就懵逼了,手跟着一抖,裤子像降落伞似的,跐溜一下滑到了膝腕处。

“小牛,你怎么……”

“嫂子?”

四目相对,看到蹲在对面的人是嫂子林蓉,牛根更是瞠目结舌,禁不住脱口惊呼起来。

撒泡尿都能在厕所碰见嫂子,牛根也是醉了。

此时,林蓉蹲在对面的石墩上,一脸惊恐的看着牛根,平时白如凝脂一般的脸颊现在一片通红,犹如熟透的水蜜桃。

两个人愣了大概有三秒钟,然后仿佛心有灵犀一般,目光同时下移,林蓉一眼就看到了刚被牛根从裤.裆里面掏出来的小鸟,而牛根也看见了林蓉露在外面的屁股。

瞬间,两个人都是目光一滞,身体一僵,把到嘴边的话又咽进了肚子里。

“小牛的那个……怎么那么大?”林蓉惕然心惊。

而牛根则是暗想:“乖乖,嫂子的屁股……可真他娘的白啊!”

两个人各怀鬼胎,全都看到了对方身上的禁区,虽然只是匆匆一瞥,却把那抹春光深深的镂刻在了脑海里,挥之不去。

就在这时,厕所外面传来母亲苗桂花疑惑的声音:“蓉蓉,咋的了?”

林蓉脸色刷的一变,这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,猛地站起身,一把提起裤子,有些慌乱的应道:“妈,没啥,刚才有只老鼠突然跑进来,吓到我了。”

老鼠?

牛根暗汗,心说老鼠都是偷偷摸摸,我可是光明正大进来撒尿的。

想是这么想,但在这个时候,牛根可不敢乱说话,万一让母亲听到他和嫂子一起在厕所里面脱了裤子撒尿,那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“天还没黑,哪儿来的老鼠?”苗桂花嘀咕两句,然后问道:“小牛回来了吗?我刚才好像听见他说话了。”

“没、没有!”林蓉赶紧摇头。

苗桂花似乎有些怀疑,顿了片刻说道:“那你赶紧出来,妈要进去解个手。”

“啊?”

一听这话,林蓉额头的冷汗都冒出来了,苗桂花这是要冲进来“捉奸”的节奏啊。

牛根也被吓得不轻,提起裤子,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墙头,慌道:“嫂子,你先稳住咱妈,我翻墙出去。”

“妈,你先等一会儿,我马上就好。”林蓉朝外面喊了一声,然后怒瞪牛根一眼,红着脸走过来,埋怨道:“死小牛,都怪你,进来之前也不知道吱个声!”

“嫂子你不也没吱声嘛,我哪知道你在这里……”牛根一脸的冤枉,刚要辩解几句,突然注意到林蓉走路的姿势怪怪的,而且右手正抓着半根断掉的黄瓜,于是眉头微微一皱,疑惑道:“嫂子你……你居然躲在厕所里偷吃黄瓜?”

林蓉接连受到牛根和苗桂花的两次惊吓,差点儿被吓傻了,慌乱中忘了把断掉的半根黄瓜藏起来,听牛根这么一说,再看看牛根那疑惑中带着一丝惊讶的眼神,她这才豁然惊醒,右手一颤,那半根黄瓜啪啦一声掉在脚下,她的脸色也变得更加娇艳欲滴,羞道:“呸呸呸,你才躲在厕所里偷吃黄瓜!”

“那你这是……”

“我闲着无聊,拿根黄瓜玩不行吗?”

“行是行,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啥?”

“这么嫩的黄瓜,扔掉可惜了。”说着,牛根弯腰把脚下那半根黄瓜捡了起来,咧嘴一笑,二话不说就嘎吱咬了一口。

“小牛你……别,别吃!”林蓉想拦,但还是迟了一步。

牛根嚼了几下,奇怪道:“嫂子,你刚才是怎么玩的?这根黄瓜好像被你玩坏了,吃起来味道怪怪的。”

“我……”林蓉张了张嘴,却无言以对,脸上像火烧似的,一片殷红滚烫,情急之下伸手就把牛根往墙角处推,边推边嗔道:“我怎么玩跟你没关系,你赶紧走!”

看着林蓉那羞臊不堪的模样,再回想一下林蓉走路时那种怪异的姿势,牛根哪里还能不明白嫂子刚才是怎么“玩”黄瓜的?不过,老话说看破不说破,他并没有急着揭嫂子的短,而是几步走到墙角,抓住墙头就爬了上去。

“大哥在外面跑长途给别人拉货,半个月还不回家一次,看来嫂子是独守空房,耐不住寂寞了啊,居然随便拿根黄瓜就偷偷来厕所里解决那方面的需求……”牛根这样想着,骑坐在墙头上本来打算跳到外面去,可是回头看到嫂子那慌里慌张的样子,他突然灵机一动,有种趁火打劫、借机调.戏嫂子一下的冲动。

略微犹豫一下,牛根举起手里的半根黄瓜坏笑道:“嫂子,另外半根黄瓜呢?”

“我……我吃了。”玩黄瓜被逮个正着,林蓉真是羞死了,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。

“真吃啊?在厕所吃东西,嫂子你的口味可真重。”牛根故意露出一脸吃惊的表情,直勾勾的目光却是看向林蓉两腿中间的那个位置。

都说女人有两张嘴,上面一张,下面一张,显然,林蓉是用下面那张嘴“吃”掉了另外半根黄瓜。

“你!”林蓉注意到牛根的目光,心底一动,立刻就明白牛根已经发现了她的秘密,这是在故意捉弄她,顿时羞怒道:“好你个小牛,连嫂子的玩笑都敢开,你给我下来,看我不打死你!”

说着,林蓉伸手去拉牛根的腿。

牛根的屁股一扭,避开了林蓉的右手,笑道:“嫂子你别误会,我只是想提醒你,话可以乱说,黄瓜可不能乱吃,吃进去容易,再想吐出来就难了。”

“闭嘴!”

“好歹我也是个医生,懂点儿医术,如果嫂子自己吐不出来,憋着难受,也许我可以帮上忙。”

“你给我滚!”

听到这话,林蓉肺都快被气炸了,偏偏苗桂花就在厕所外面守着,她又不能大声,于是只能咬牙骂了两句,然后弯腰捡起一个土块砸向牛根。

牛根倒是眼疾手快,缩了下脖子,翻身就跳出厕所,暗自腹诽道:“半根黄瓜断在那里面,看你自己怎么把它揪出来……”

第2章 嫂子的短信

刚才事发突然,牛根虽然没有亲眼看到林蓉用下面的那张小嘴“偷吃”黄瓜,可他现在已经二十岁了,而且从小就跟着爷爷学医,对女人的身体构造十分熟悉,所以用脚丫子也能想到发生了什么。

嘎吱!

把手里的半根黄瓜塞进嘴里又咬了一口,牛根一边嚼,一边品味着那种怪怪的味道,不由自主的就在脑海里脑补了一下嫂子“偷吃”黄瓜的场面,片刻后,忍不住咧开嘴哈哈大笑起来。

一根黄瓜进去,结果只出来半根,那另外的半根呢?毫无疑问,肯定是断在了林蓉下面的那张小嘴里面!

这可就尴尬了……

半根黄瓜塞在身体里面,那得多难受啊,别说走路,估计撒泡尿都他娘的费劲,这种事情又不好找别人帮忙,牛根很好奇,嫂子究竟打算怎么办。

绕着自家院子兜了一圈儿,牛根再次回到家的时候,刚好苗桂花从厕所里面出来,看到牛根,苗桂花愣了一下,问道:“小牛,你刚从诊所回来?”

“对啊。”牛根点头。

“刚才我好像听见你……”

“憋死我了,我先去撒尿。”俗话说言多必失,牛根没敢和苗桂花多说,脚底抹了油,像条泥鳅似的,跐溜一下就窜进厕所。

牛根的父亲死的早,是苗桂花一手把他和大哥牛奋拉扯大的,两年前大哥娶了林蓉当老婆,可是为了挣钱,大哥经常出去跑长途给别人拉货,十天半月都难得回一趟家,所以家里除了牛根以外,只有苗桂花和林蓉这两个女人。

林蓉是附近杏林村的村花,能把她娶回家当老婆,别人都说牛奋是祖坟冒青烟,走了狗屎运。

牛奋虽然是牛根的大哥,但有时候牛根也觉得大哥配不上嫂子,因为嫂子不仅人长得漂亮,如花似玉,而且身材非常好,那修长的腿,那纤细的腰,那白花花的皮肤,那水灵灵的脸蛋儿,特别是那高傲的胸脯和丰腴的屁股,前面凸,后面翘,走起路来前面一晃一晃的,后面一扭一扭的,简直能迷死个人,和电视里那些美女明星有的一拼,估计任何一个男人见了,都会忍不住对她心猿意马,想入非非。

牛根也有那个贼心,却没有那个贼胆,不管怎么说,林蓉毕竟是他的嫂子,平时开个玩笑也就罢了,他可不敢真打林蓉的主意。

牛根撒完尿从厕所出来,苗桂花已经把晚饭端进了堂屋,可奇怪的是,牛根四下瞅了一圈,并没有发现嫂子的身影。

“妈,嫂子呢?”牛根疑惑道。

“在屋里呆着呢。”苗桂花指了指对面林蓉的房间,嘀咕道:“也不知道咋回事,从厕所出来以后就躲在屋子里。”

牛根的脸一黑,心说嫂子该不会一个人躲在房间里,脱了裤子,要把断在小嘴里的那半根黄瓜给取出来吧?

怎么取?难道要把手指头伸进去往外抠?还是拿个镊子往外夹?那画面……靠,牛根想着想着就不纯洁了。

就在牛根胡思乱想的时候,苗桂花已经转身走到林蓉的房间门口,伸手敲了敲房门,喊道:“蓉蓉,赶紧出来吃饭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林蓉应道。

林蓉的声音本来就好听,如果放在平时,牛根倒不觉得有什么,可是现在,他怎么听都感觉不对劲。

“妈,嫂子不会病了吧?要不……让我进去瞧瞧?”牛根趁机提议,话音刚落,他不等苗桂花点头,就大步走向林蓉的房间。

从女人下面的那张小嘴里取黄瓜可是个技术活儿,林蓉一个人肯定不行,牛根虽然不敢打林蓉的主意,但是该帮的忙,还是得帮。

林蓉似乎听到了牛根说的话,牛根刚走到她的房间门口,她突然吱呀一声拉开.房门,怒瞪牛根一眼,气道:“我就是白天上班有点儿累,没啥好瞧的,先吃饭。”

牛根脚步一顿,差点儿撞在林蓉身上,见林蓉出来,他不免有些失望,但是注意到林蓉红彤彤的脸色,他可以肯定,那半根黄瓜还没有取出来。

林蓉原来穿的牛仔裤,而现在却换成了一件水绿色的裙子,这就更加印证了牛根的猜测,毕竟裙子相对宽松,取黄瓜比较方便。

“蓉蓉,你……你真的没事?”苗桂花担心道。

“真没事。”

“那你的脸怎么红得跟猴屁股似的?”

“我……”林蓉张了张嘴,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只好搪塞道:“可能是皮肤过敏,晚上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苗桂花点点头,欲言又止。

吃饭的时候,牛根专门留意了一下,发现林蓉坐在他旁边的小板凳上,每隔一会儿屁股都会不自觉的扭两下,换个姿势,显然被身体里的那半根黄瓜折磨得不轻。

可是当着苗桂花的面,牛根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饭后,林蓉连碗筷都懒得送,站起身就往房间里钻,牛根见状,真是啼笑皆非,忍不住开口提醒道:“嫂子,你要难受的话千万别憋着,有病就得治,正好我是医生,近水楼台先得月嘛,实在憋不住就喊我一声,我随叫随到。”

“呸,你才有病!”林蓉脚步不停,回头嗔骂一声,钻进房间以后直接反锁了房门。

苗桂花一头雾水,问牛根:“小牛,你嫂子今天到底咋回事?”

“我哪知道?”牛根站起身,也钻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农村的房屋结构都差不多,正门这间是堂屋,相当于城里的客厅,两边分别有一间套房,也就是卧室。

苗桂花一直睡在东边那间套房,而西边那间原来是牛根和牛奋一起住的,自从牛奋和林蓉结婚以后,林蓉就取代了牛根的位置,牛根则是搬进了厨房旁边那间单独的西屋。

往床上一躺,牛根满脑子想的全都是林蓉,把在厕所里看到的那一幕在脑海里不知道回放了多少遍,越想越觉得嫂子漂亮、身材好,有那么一个瞬间,牛根甚至非常不要脸的想道:“如果当初是我娶了林蓉,每天晚上搂着她一起睡觉,脱了衣服和她在床上做那种事儿,那该有多爽啊……”

想着想着,下面的某个小东西就开始有些不安稳起来,渐渐的膨胀了。

而就在牛根情难自抑,扒开裤子想要用右手解决一下生理问题的时候,突然,一阵刺耳的短信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,把他吓了一跳。

愣了愣,牛根掏出手机,打开那条短信一瞧,眼珠子瞬间就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。

短信是林蓉发过来的,内容只有一句话:“小牛,咱妈已经睡了,你赶紧过来帮帮我。”

未完待续

微信篇幅有限,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!

长按识别上方二维码或点击继续阅读哦
↓↓↓↓